统合部发布: 关于男性“流浪者”的尸检报告

日前于 DED 总部的记者招待会直播受到干扰,一部 Drifter 战列舰突然出现在直播会场 Yulai(尤拉)空间站外,及散布高频率广域数据干扰,使周围甚至相邻五个星系的信号也受到影响。

原本该记招是由 Scope 所举办,主要是讲述有关四位科学家对于日前对 Drifter 尸体进行的检查报告。

Anslo Tetua,Mizhir Starsurge,Kybernetes Moros,Kalo Askold。四位就尸体进行了有关检查,并且把报告提交给 DED。然后马上由 DED 主管 Arve Vesren 解除机密限制,公开予众。"基于日前出现的为数不少的 Drifter,最好的处理方法是尽快把相关信息公布,让不同团体能够制定相应的防御措施。

目前Yulai,Kemerk(科梅尔克)Deninard(德妮娜的),Arant(阿冉特),Tourier(托瑞尔)的信息广播已经恢复。但仍接报一艘 Drifter 战列在附近地区巡逻。

该验尸报告包括对于 Drifter 第一次遗传及生理学的检察,所带来的问题比起解答的答案多很多,以及DED 将会把报告递交至 Inner Circle 以进行更详细的分析。
PDF下载
DOCX

EVE Fanfest 2015 直播时间表

031515_1225_EVEFanfest21.jpg

惯例了, 本站将会在BiliBili 直播间以及斗鱼直播间(待定)转播EVE Fanfest 2015, 以下为直播时间表:

直播时间将会使用GMT(EVE时间,冰岛当地时间)和北京时间标出, 请大家留意收看

EVE国服参考消息BiliBili直播间 http://live.bilibili.com/live/5051.html

EVE国服參考消息斗鱼直播間: http://www.douyu.tv/evetv

CCP官方直播间: http://www.twitch.tv/ccp

  继续阅读

本站评论: 新主权机制给0.0地区带来的冲击和机遇

就在昨天, CCP对外连发了两篇博文(link1, link2), 讲述了CCP在对0.0主权地区改革的一些想法和现状. 先来回顾一下CCP对0.0主权地区的改革步骤三部曲:

  • 第一步: 对长程旅行进行改动以配合接下来的修改, 这个改动已经以跳跃疲劳的方式实装. 总体上来说玩家(特别是国服玩家)对该改动并不算满意, 对CCP接下来的修改抱着相当观望的态度. 不过考虑到这项改动措施是需要配合新的主权机制来运作的, 确实不适合现有的「疆域」主权方案.
  • 第二步: 对整个主权占领活动机制进行翻新改革甚至重置. (也就是现在)
  • 第三步: 空间站/设施的相关系统, 以及军团/联盟的相关系统也需要进行一些改动, 来「开辟更动态的战争以及对领土更精细化控制」.这一步也是「对未来有关玩家自建星门的前置改动」.

经过和CSM协商后放出的这个新的主权机制我相信大家都有阅读过(中文翻译), 在这个新的机制下, 最直观的印象是, 主权战的节奏将可以变得非常快, 甚至不能叫主权「战」, 文章里多次强调几分钟十几分钟和几十分钟这几个关键字眼, 强调了新的主权机制节奏可以是非常快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 这对于领土广阔的联盟而言是非常的不利的, 对这些联盟而言, 他们必须要在每天的4小时黄金时间里, 合理安排驻守防止被偷进增强, 如果不能合理安排的或无法安排的, 则代表他们的人口无法驾驭这么多主权星系. 「有多少人口就能有多少地」是这个新的主权系统的重要理念.

在这个理念驱动下, 我们可以预见一些领地广阔但内里空虚的联盟, 会不停遭遇各种主权骚扰, 只能萎缩领地. 但在国服这个以领地分封制为主要政体的世界里, 领地萎缩必然会带来利益重分配的问题. 国服的主权战争到现在已经基本进入一个较稳定时期, 各军团的利益分配也基本有解决方案, 突然要求领地重配的话会对国服军团间和联盟间外交现状带来不安定影响.

在人口不足已成共识的EVE国服, 大联盟领地萎缩似乎已经成为必然事实, 领地萎缩会带来的一个最直观的影响是将会出现主权空白区域, 既然出现了空白区域了, 那么有兴趣进入0.0的帝国区军团和联盟应该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特别是在低安生存, 靠自架POS阵列和NPC空间站自给的海盗群体, 应该会对0.0区域更丰富的资源和设施相当感兴趣. 我们可以预见将会有新兴的0.0联盟进驻并发挥不容忽略的作用.

对于CCP更加关注的世界服来说, 冲击和机遇也是相当大的, 世界服的大型联盟的规模更大, 成员也遍布全时区, 但是要注意的是, 每个联盟每天只有4小时黄金时间用作防守偷增强的行为, 这4小时黄金时间的动员能力就是「有多少人口就能有多少地」理念的人口定义, 如果一个单时区的联盟在4小时黄金时间的动员能力和全时区联盟相当, 那么他们对偷增强的防御能力也是相当的, 按照这个理念推算, 他们可以拥有的领土面积也应该是相当的. 这相当于硬生生的把一个全时区联盟的规模压缩到了1/6. 当然了, 由于占领事件是不设限时的, 在这一点上全时区联盟依然有相当优势, 但这个优势并不足以全部抵消黄金时间带来的影响.

由此看来, 即使是世界服, 也可以预计大型联盟将有一定的领地萎缩, 带来空白区域, 虽然预计空白区域并不会很多, 但依然为新兴联盟的进驻发挥积极作用.

新的主权机制里, 全星座战场和占领指挥节点的战略目标给战斗带来了近乎无穷的战术结合, 对防守方而言, 他们拥有更多的可利用资源包括跳桥, 空间站和POS, 合理的前期战略部署将会给防守方带来极大的优势. 而就占领事件本身的机制而言, 可以预见会催生大规模的游击战, 而由于是全星座战斗, 单一战场的局面并不会很大, 有效缓解了EVE里单一战场总是突破服务器硬件极限的问题. 而且也由于是全星座战斗, 意味着可以投入复数节点到星座中带来更为流畅的战场体验.

总体上来说, 新的占领事件规则会出现成建制的小队训练, 催生更多的战场指挥, 超旗舰队由于调度能力已经无法对这种主权战产生绝对的影响. 不过也可以预见旗舰的进场依然会对战场产生震慑力.

在文章的最后, 笔者对这次的主权机制改动抱有相当乐观的态度, EVE开服至今11年(国服8年), 从最早的插POS定主权到TCU/SBU模式有差不多4个年头, 而从TCU/SBU走到现在也接近4个年头, 确实是需要动手修改了. 而这次修改, 也只是这次主权改革三步曲的第二步而已, 再加上三步曲走完之后还有玩家自建星门的系统要上线, 无论怎么看这次修改都只是宇宙剧本新篇章的开始而已, EVE留给新玩家新势力的机会也会越来丰富, 可以对将来的改动留有足够的期待.

一些关于EVE将来步伐的脑洞和猜想

请注意: 本文含有以下内容. 大量的捕风捉影, 无限深邃的脑洞,以及毫无逻辑的猜想

破晓版本上线之后, 我开始整理手上的一些数据. 首先我以最新的数据库生成了一份完整的新伊甸星图和虫洞星图. 用来寻找最近的一些变动以及席拉星系的位置. 发现一些有趣的事实.

众所周知, 虫洞空间和新伊甸空间的距离有数上千光年远, 没有任何的方式能以不通过虫洞的形式进出这两个空间. 这是第一个事实.

第二个事实是, 在宁静服务器Rhea版本上线前夕, UUA-F4星域(GM星域)出现了一次较大的爆发, 这次爆发在整个新伊甸都可见, 同时CCP在世界新闻频道里连续发出数篇新闻稿, 内容包括姐妹会在虫洞的据点被炸飞, 统合部对这个超光速传播的爆炸画面感兴趣, 将会设法派人去UUA-F4考察云云. 事件过后到现在, 包括晨曦服务器, 所有的玩家依然能在宇宙中的UUA-F4方向看到这次爆发的残留光团. 值得注意的是, 在这次事件的同时, UUA-F4星域的几乎所有星门, 以及朱皮特两个星域的所有星门均被删除(摧毁).

第三个事实是, 在Fanfest 2014里, CCP提出过希望玩家能自行建造星门的愿景.

另外还注意到一些EVE剧情上的发展, 最近数个版本, 虫洞里的冬眠者越来越活跃, 而EVE前期黑科技的提供者朱皮特(朱皮特提供了跃迁技术克隆技术等等EVE世界的核心技术)的渐渐淡出, 都让人似乎能推断出来以后朱皮特的黑科技贡献将会越来越少, 在剧情发展里也越来越边缘化, 而现在黑科技的提供担当陆续转到冬眠者身上. 删除星门是不是意味着CCP准备以这次爆炸作为契机, 彻底抹除或者把朱皮特文明写死呢?

再一个事实, EVE的2D星图是以数据库的x轴作为横轴, z轴作为纵轴绘制的, 通常地图里UUA-F4和朱皮特两个星域位于东北方, 而虫洞空间, 在2D星图里位于整个新伊甸东南方向上千光年远, 而席拉星系则位于虫洞空间里的西方向, 那么是否可以合理推测, 等统合部打通通往UUA-F4的通道之后, 所谓的玩家星门, 则是以UUA-F4星域为开始点, 对岸是席拉这种发展呢? 注意到官方和玩家都认为席拉是虫洞的重要交通枢纽. 席拉作为玩家星门版本上线后的第一个固定连接到新伊甸的星系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另外同时注意到现在新伊甸里到处都有冬眠者在各种建筑物周围扫描什么东西. 将来的玩家星门的发展将是利用冬眠者黑科技搭建的也不一定.

另外有人说, 玩家星门其实并不一定是往虫洞发展, 可能是发展原有的朱皮特的两个星域. 在这点上我持保留意见, 一方面朱皮特只有两个星域加上UUA-F4也就只有三个, 对于EVE世界里这个数量确实太少了. 另一方面大家众所周知现在新伊甸西方向拥有大量的T2资源(望PIBC和N3), CCP急需一个方式打破现在宁静和晨曦正在走向(或准备)统一全服的格局, 开放三个星域并不足以在资源上平衡. 而虫洞拥有T3资源, 虽然里面除了T3之外没其他东西了. 如果虫洞星门入点在靠近东方向的朱皮特地区进入, 这样将会对东方向势力有重要的buff(你看新八区…).

又有人说, 可能CCP会在新伊甸里增加更多的星域, 我想这个可能性更少, 新伊甸没位置了. 怎么加星图都不会美观(逃

再补充一点, 较早前CCP提到将会对主权系统进行重大改革, 改革方案已经在上周的CSM会议上和玩家议会进行讨论, 详细的会议内容虽有公布但是在这一个议题上并不公开. CSM在会后在论坛各种跳表示新的主权系统就是好就是妙. 详细的改动我估计会在Fanfest 2015上进行详细的公布, 同时今年Fanfest为了让大家有更充足的时间在Round Table上喷CCP的dev, EVE keynote将会提前到Fanfest的第一天进行公布. 而Fanfest结束之后立即就要上新版本….这看起来并不妙啊.

风暴将起——CCP fanfest 2014主題视频 EVE Online:预言

自人类文明发端以来,知识的获取总要随之付出某种代价。一些人认为他们领悟和得到的东西超过了为此做出的牺牲,因而是值得的。但另一些人认为,知识的获取也有禁区和底限。
如今,蓬勃的野心再次与坚定的信仰展开交锋,宇宙陷入纷乱战火。从灰烬里崛起的胜利者,到底将是逆天顽主,还是笃定信徒?

每年的Fanfest都会用一部精彩的视频给下一步EVE的宇宙定下一个基调。而今年,恐怕这个基调将会彻底牵动许多克隆飞行员的心。影片中,艾玛帝国与蛋人、DUST战士、瓦尔基里飞行员组成的巨大势力围绕着宇宙中一项巨大的庞然造物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而当造物真正启动,吞噬一切,那无尽宏光展示所展示的身份彻底震撼了整个宇宙,以及时代。

自建星门。

这并不是CCP第一次提出这一构想,实际上,fanfest2013中最令人神往的部分也正是CCP对自建星门这一远大目标的阐述。但是谁又能想到这竟不仅仅只是黄粱一梦,他们正在切实将这点缓慢有力地推入现实。总有一天,所有的太空建筑都将可以被玩家自行建造和摧毁,这是CCP今年给予玩家的承诺,也是他们,甚至我们,一个梦想的缩影。今后茫茫星海的每一朵浪花,都将由玩家的翩翩蝶翼在某个角落煽起。

宇宙,不应该有束缚。

实际上,将要解脱束缚的东西还有更多。DUST 514、EVE:瓦尔基里、EVE,三种游戏,三类玩家,一个宇宙,一同战斗。如此炫目美妙的多样性,因为真实而闪耀光辉。接舷战、截击战、舰队战,目光及处,战火皆起,百无禁忌。

新伊甸已经向我们展现了它的可能性,那么,就伸手吧。

4·17紧急会议 斐德克去留前途未卜

2014年4月17日,晚21时徐,YY频道33057015,频道名“FDK老骨頭頻道”。

这是一次突发性的会议,没有太多预告。自从南北联军在49-U6U会战失利之后,FDK一直保持着相当的低姿态行动,除了联盟发布会与总监会之外,并没有讨论更多。
但是大量问题必须得到解决。据悉,因现FDK代理首相波之达人与PIBC方领导人军用馒头达成的秘密协议中,涉及条款要求斐德克联盟改旗易帜,自披露之初就引起了成员军团的极大反弹。故此,在前日总监会议中,斐德克老牌军团永恒、西北军政部宣布将举办这场名为“民主、自由、真相”的联合发布会。

会议直到第二日凌晨1时仍未完全结束。由于众所周知的局势原因,场面中并不缺乏谩骂、争执以及可以理解的非理性倾诉状况,会议进度十分缓慢。原斐德克籍西联指挥部战斗指挥全部列席旁听,部分RAC、EVE皇家舰队、萨科齐、TGA人员亦受邀或自发参与了旁听。同时,据闻前总长亚布并未与会。

总结会议内容,这也许能被看做是斐德克反战派的一次逼宫。会议中,反战派共有如下几项重要行为以及主张:

1、永恒小鸟协军政部私下与VVV执政官神的JJ沟通,录音在这次联盟反战宣传会上被放出。其中提及的重点有:

A、永恒小鸟在录音中提出斐德克前首相江森与前总长亚布(代表势力TFJ)在13年3月即筹划对PIBC的攻势,在无视斐德克大多反对声音(主体为西北军政部、永恒)的环境下,将联盟绑上战车。并指神的JJ称甚至江森在49超旗会战溃败后仍与蓝色联邦总裁沟通,并争取蓝色联邦对PIBC的反目;
B、3V执政官神的JJ在录音中披露斐德克代理首相波之达人与军用馒头的会议记录。馒头在斐德克改组之外,对江森提出了由斐德克保留联盟名称并支付8万亿isk战争赔款,以及斐德克改变联盟名称并支付3万亿isk联盟赔款二者的选择。军政部及永恒执政人员则表示代理首相波之达人并未如实向各家军团总监说明该选择项,只告知了需要改组联盟,否则战争赔款无法承受的情况;
C、永恒小鸟在录音中向神的JJ表示愿意与3V和平共处,并清洗联盟内战犯,神的JJ点名提出需要清洗战犯江森、亚布及其军团最终审判TFJ,永恒小鸟表示认同;神的JJ同时提出,下一步进攻方向不会是斐德克,并表示联盟多米储备已经取消;
D、永恒小鸟在录音中向神的JJ最后阐述了斐德克和平自由民主的精神,并表示斐德克将不主动发起任何主权战,同时提出了斐德克取消常备舰队(编注:此条确证性存疑),并将联盟势力领地收缩到德克廉与斐德星域的提案。神的JJ对此表示认可,并提出3V仅需保留其在前期对FBP北方战争中夺取的领土。

2、永恒小鸟代表斐德克联盟提审斐德克前首相江森,允许江森进行自辩,江森自辩如下:

A、斐德克前期并未有过对PIBC的战争计划,LG在其公司的股份不属实;江森同时提出神的JJ言说真实性应受到质疑;
B、江森提出蓝色总裁深蓝曾向军用馒头提出愿意支付3万亿isk用于购买德克廉与斐德星域,并在随后江森与深蓝的秘密谈判中提出了7万亿isk的蓝色联邦反水价码。江森表示能提供录音,然而并未在现场给出;
C、江森表示联盟战败不能作为其通敌的罪名,并质问永恒小鸟与西北军政部在会战中的不作为行为。

3、对于江森的自辩,永恒小鸟作为会议主持人并未给予正面回答,而是推动了联盟的进一步讨论进程。

联盟讨论中,前斐德克战斗指挥脾气要改好坚持表示,如果由代表斐德克精神的老军团捐款集资支付赔款就能保存斐德克名牌,那么他愿意也能够协同斐德克的老骨头们出资完成支付其中的5万亿isk。
另外,主战派人士与主和派人士争吵激烈,场面一度因脾气要改好与江森的言语冲突,而混乱到脾气用粤普骂娘的情况,前首相江森因此遭到禁言。
讨论最终无法继续,西北军政部与永恒联合宣布了斐德克下阶段政策,并提出以保持团结,恢复YY建制,恢复联盟生产作为联盟下一阶段的整体努力方向,并就从代理首相波之达人手中收回联盟执政军团,以及筹划联盟辖下各军团去武装化及战争赔款事宜举行了总监级会议。
在整个会议中,吊死战犯江森,流放代理首项波之达人还政于民等激进分子的主张呼号不绝于耳,交流十分激烈,另外FDK第十一代目表示,如果前首相江森与代理首相波之达人不愿意承担战败责任,那么由他来承担。但零界军团必须立刻交出执政军团权限,否则他将拒绝承认这项义务。值得注意的是,此时与会军团中,主战派军团几乎被完全排除,神的JJ口中的战争策源地,最终审判TFJ军团未有代表入席(编注:后经对证核实傻喵代表TFJ入席),据本报消息,最终审判有总监在两周前已提前转移斐德克境内资产,并加盟PIBC军团FACN。

本次斐德克417会议事件,几乎处处可见曾经226兵变相仿之影。反战、主战双方一如当年皇道派与统制派就濒临破产的国家未来进行着血腥的权力争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风雨飘摇的斐德克无论由哪一方主导,都将无非从穷兵黩武走向自灭,或者军事化收缩斐德德克廉逐步流血当中二选其一。前者自不必说,后者也不难想象回归斐德克原有的“肉盟”——商人与PVE玩家的经济联合体——面貌,对斐德克本身意味着什么样的一次磨难。
宇宙中明火未灭,暗涌已起。49超旗会战对整个00体系带来的影响无比深远,而这将只是一个开端——正如各位所见,新伊甸南方TGA再次操戈而起,这是否代表着下一个00联盟倾覆的狼烟已经升上天空?时代的车轮会碾过许多东西,也许我们要问,下一个,是谁?

(国服参考消息 首发)

49-U6U 绞肉机

原文: http://community.eveonline.com/news/dev-blogs/the-49-u6u-slaughterhouse/
作者CCP_Leeloo系EVE世界服GM,同时担任俄语玩家社群的工作。

 

2014年1月27日的早晨,新伊甸的一角又在爆发新的事端。状况每时每刻都在出现,不过这一次,它演变成了整个网络游戏史上数量最大的玩家PVP事件。
经过21小时艰苦绝伦的漫长战斗,B-R5RB血战就此为众人所知。算上截击增援的战斗,整个绞肉场内一共陨落了75艘泰坦,13艘超级航母,370艘无畏舰以及123艘航空母舰,预计损失达到 11,000,000,000,000(11万亿)ISK。场面之壮烈甚至令艾萨凯(Asakai)之役——EVE曾经规模最大损失最多的险恶鏖战——都相形见绌。

 

B-5

于是,”最惨烈战斗”的桂冠横遭易手,B-R5RB站在骸骨堆上藐视群雄。

xxhcwoy

(在这之前,艾萨凯的战斗是EVE记录中最为残酷和旷日持久的旗舰级战斗,正巧发生在B-R战斗前一年的前一日)

实际上,在B-R5RB的战斗规模之大已经震惊了整个宇宙,CCP决定完整保留整个战斗残留的战舰遗骸,作为对玩家亲创的史诗级战斗的永久性纪念碑。它的名字恰如其分,”泰坦之战”无论从哪个意义上都足以描述当天发生的一切。

Titanomachy


人们很自然地会想,恐怕之后很长的时间里,这项纪录都会成为一块磐石横亘一方,等闲战斗难以望其项背。

他们错了。

仅仅两个多月之后,在EVE的中国区服务器,由CCP合作伙伴世纪天成所运营的”晨曦”,B-R5RB的记录也被无情地打破。超越它的,是49-U6U大战。

1_-_SzZu3Gg
双方舰队在49-U6U的行星II轨道上成建制接战。
(图片由Rooks&Kings提供)

整体介绍
EVE的每一场大战都并非无中生有,在它们后面是数个联盟和势力之间从领土到资源的无尽争斗,有时争斗累以年记,早已化为积怨。
在这次的49-U6U超级战役中,参与的双方便是晨曦当前最大的两组联盟势力:PIBC+3V方与南方共同体+FDK南北联军方,战场上的较量顺理成章地扩大成了两台庞硕战争机器的角力。

PIBC+3V联合军
泛银河商业共同体
简称PIBC,泛银河商业共同体是晨曦目前规模最大也最为古老的联盟,拥有超过25000名联盟成员。它拥有广阔的0.0西部地区,包括绝地之域逑瑞斯源泉的大量领土,以及外环星域和贝斯。经过近期的数场大战之后,PIBC在北方也陈兵数众,掌控特纳特步特静寂谷对舞之域,还拥有卡勒瓦拉阔地琉蓝之穹的部分地区。

VENI VIDI VICI
通常被简称为3V,VENI VIDI VICI以海盗联盟的身份成名,近期作为雇佣军加入了PIBC势力,显著提升了舰队整体的强度。两个联盟之间紧密的合作与他们领导者现实中的熟识不无关联,两人都生活在成都,中国西南部的一个美丽城市。

南北联军
R.A.C
晨曦当前的第二大联盟,手下成员20000有余,RAC在2008年9月之前曾是PIBC的一部分。当年在浑浊地区的经济纠纷令大量PIBC成员选择脱离联盟并组建RAC,现在他们拥有晨曦南部的整片版图,包括浑浊绝径特里菲斯底特里德埃索特亚非塔波利丝摄魂之域

斐德克联盟
晨曦目前的第四大联盟,FDK和PIBC保持了八年的合作伙伴关系,直至近期双方发生冲突。它控制着斐德云环黑渊星域。

天使之城
人们一般称其为COA,一个成员过万的RAC姊妹联盟,晨曦第五大联盟。COA的疆域包括普罗维登斯伊梅瑟亚邪恶湾流卡彻柯尔斯灼热之径,帮助RAC控制着大量通往帝国区的关键要点。

涅槃之源(FOF)
一个由前PIBC成员组建的新生联盟,旗下诸多曾经隶属PIBC源泉部的战士。据称FOF高层与PIBC的领导者私下过节颇深,众人因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而惨遭联盟流放。

七月同盟
七月本身并没有介入49-U6U的直接战斗,他们在2014年1月左右战败,几近灭灯,但在那之前仍然对49所处的整场战争有过显著的影响。七月同盟曾经隶属PIBC阵营并掌控特步特血脉特纳。(译者注:2014年前PIBC、斐德克、七月联盟共同组成了西联阵营也即PIBC阵营。)

点击此处查看最新晨曦势力区域影响图
以及2014年1月2日晨曦势力区域图

 

2_-_YhOtaiZ
两股巨大的超旗势力在49-U6U行星II交战
(图片由Rooks& Kings提供)

通往绞肉机的道路
特步特纠纷(2013.12~2014.1)
特步特地区是晨曦北部重要的一个核心,3V从2009年起便借PIBC的主权掌控着这一片地区(其中还包括重要的出入口M-OEE8和P3EN-E)。当时仍然对其保持友好关系的斐德克联盟和七月同盟希望与PIBC交涉获取这片区域来确保他们的边境安全,但遭到拒绝。也许确实是因为上文所述的领导人关系,PIBC当时给予3V更多的照顾。
与此同时,一份录音在玩家社区流传开来。录音中,PIBC的领导者军用馒头表达了他对特步特的看法,他认为特步特可以成为一个桎梏点,如果控制好特步特,北方的联盟没有PIBC的允许便不可能再有进一步的发展。
当 FDK和七月同盟意识到PIBC不再是一个盟友而是他们颈上项圈的时候,他们对3V的特步特争夺战便宣告爆发。起初状况喜人,攻入方势如破竹,战局很快蔓延到了南方。但是战况在PIBC介入之后却遭到逆转,七月同盟战败溃散,FDK在特步特的立足点被PIBC方面军迅速收回。

逑瑞斯攻势
在进行特步特战役同时,FDK开始发现他们不可能仅凭一人之力打倒PIBC,也不会有哪家实力能单独拿出一支强度足以和PIBC联军正面抗衡的舰队。于是他们迅速与RAC、COA和FOF结盟,宣布”共同作战,防止晨曦变成馒头一个人的游戏”。
PIBC被迫从北面撤退来防守它们南部的家乡领土,在2月28日的夜晚,当四百余条南北联军的超级旗舰跳入球瑞斯的49-U6U,PIBC意识到他们的对手终于下定了决心战斗到底。侵略战变成了生存战,他们现在将会双拳难敌四手。

49绞肉战(2014.3.25)
东八区时间三月25日清晨7点,PIBC向49-U6U投送了他们庞大的超旗舰队,意图摧毁RAC本地即将退出增强模式的I-HUB(基础设施中心)。南北联军回以相同的超旗舰队抗衡,攻防拉锯就此展开。

3_-_TDnDem0
数发PIBC方末日武器命中南北联军方一艘俄洛巴斯级泰坦
(图片由Rooks&Kings提供)

为什么是49-U6U?
从PIBC势力的视角来看,这个星系代表着通往RAC在卡彻4-07MU的关键节点,确保这个星系意味着PIBC可以免受来自卡彻的旗舰部队跳跃袭击。
在南北联军看来,向49-U6U投送他们的超级旗舰部队意味着数个PIBC控制的星系都将进入他们跳跃的范围之内。在这里打响前哨战可以展示他们痛击PIBC的能力以及决心,如果争夺失败,将来的战略计划将会受到严重影响,联军内部的士气也将一落千丈。

5_-_Q1kjgYr
南北联军的俄洛巴斯级终于在猛烈火力中被摧毁
(图片由Rooks&Kings提供)

数字里的战争
单从数据上来看,这场战斗是EVE运作以来规模最大,损失最多的一场彻彻底底的绞肉战争。
B-R5RB战役在宁静创下的记录是11万亿ISK,49之战一举打破记录并将其翻倍,达到了26万亿ISK的摧毁舰船损失。整场战斗的时长也稍在B-R之上,持续了共计23小时,从第一天的7:00打到了第二天的6:00,中间只因为固定维护和应急维护停止过三次。

未命名 2.001

未命名 2.002
我们可以从图表中看出这场战斗损失的最大部分由泰坦战损构成。在晨曦,一艘泰坦的价值大约在2500亿ISK左右,一共84艘泰坦在这场战斗中被击毁,比B-R的战斗记录多出了9条。
位居第二的损失数据来自无畏舰,一共824艘无畏舰被击毁,每条的价值在70亿ISK左右。然后是航空母舰,30亿ISK每艘的航空母舰一共损失了118艘;超级航母损失了39艘,但每艘的价值都在500亿ISK左右。
在这次战斗之前,晨曦一共有大约30条泰坦损失的记录,一夜之后尘埃落定,这个数字被增加到了超过100。

 

未命名 2.003
上图用更加直观的方式对比了49-U6U和B-R5RB两场战役中旗舰级(以及超级旗舰级)舰船的损失数量。

 

未命名 2.004
将泰坦损失记录按照四族进行归类划分,我们可以看到甲抗泰坦仍然是最多见的集群方案,俄洛巴斯级泰坦最为多见,其次则是艾玛的神使级泰坦。

 

6_-_SncRhsp
49-U6U的交战展现了EVE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旗舰级舰队调度。
(图片由Rooks&Kings提供)

 

未命名 2.005
按照舰船种类分析战斗记录,晨曦的玩家对无畏舰集群有着更大的偏好,在这种战斗中他们比起小型航空母舰来也更依赖超级航母。这可能也帮助解释了为什么在晨曦航空母舰的市场售价相比无畏舰来会如此之低,前者裸船价格大约30亿ISK,而后者则要70亿ISK左右。

 

未命名 2.006
对比玩家参与的记录,可以看到宁静的玩家在整个战斗流程中投入了更多的人数,而晨曦的玩家则设法将同时在场的人数峰值拉高了将近400人(峰值3001人同时在场)并持续了将近2小时有余。

 

Ga7HE6Nl
“泰坦之战”再临
尽管”EVE史上最大规模战斗”的桂冠仍然紧紧握在宁静区手中(6VDT-H一役造成了4070的玩家同星系在线峰值,但是损失并不尽然),49-U6U这样规模的战斗无疑将依旧冲击整个晨曦的政治经济局面。
这场战斗是如此显要着目,我们的合作伙伴世纪天成,晨曦服务器的运营方以及EVE在中国的营销合作方,已经声明将会在晨曦49-U6U本地放置和B-R”泰坦之战”相同规模标准的纪念碑来令这场史诗级战斗更添荣耀。
无论输赢,战斗双方都倍受恭贺,不管是这一瞬璀璨的超大型战斗,还是在那之前几个月的长久纷争,他们都当得此誉。晨曦玩家展现出了与宁静玩家不分上下的外交手段、后勤能力、勇气毅力、想象能力和一往无前的决心。战火遍地,光华漫空,无尽辉煌。
接下来,我们将会确保展现更多关于晨曦的深度内容和在晨曦发生的重要事件,自然还会给您带来更多关于将要建成以纪念这场23小时鏖战的纪念碑的精彩图片。

——CCP_Leeloo

(译:灵乌路人 译文首发于EVE国服参考消息

安帕纳克惊现两千亿损失的噩梦级!

根据本站EVE国服击杀榜记录,2014-03-17 18:09:00出现了一条在安帕纳克,被所属于3V多米诺深空的八条龙卷风级击毁的噩梦级舰船。

而值得惊讶的是这条噩梦级损失的价值

居然高达211,371,513,616.65 ISK

(二千一百一十三亿七千一百五十一万三千六百一十六)

详细击杀信息参见

http://kb.ceve-market.org/kill/6121830/

PIBC于3月7日举行战略性歌会——早晚要打回去

 PIBC3月7日战略性歌会主题
——49-U6U:易攻难守弃之有肉
——战略撤退 不以一失一得定输赢
——详细战略方向参考中国抗日战争
——军团没加微信的都加一下微信
——尽量学空间定锚,日后有用。
 PIBC于3月7日晚突然举行战略性会议,会议上PIBC主席军用馒头对49-U6U的战略部署进行了简单的介绍。
QQ图片20140308005130
(如图可见49-U6U存在严重地势缺陷)
军用馒头首先对49-U6U的丢失表示属于“战略性放弃”,同时表示49-U6U地形较差,两方夹击,易攻难守,不适合投入大量兵力保护。在解释了49-U6U丢失主权的种种意图后表示“不能以一得一失定输赢”,在大战略的基础上对部分价值较低、战略有缺口的地盘进行有组织的抵抗和放弃。
军用馒头希望势力范围内不要放弃,以空间换时间,坚持战斗到底,只要政权在就要斗争到底。(基本和中国抗日战争相符的策略)。军用馒头在主要发言结束后同时宣布了一些关于作战的负责人任命、无畏发放方式、以及要求参战人员尽量学习空间定锚以便日后作战。
随后进行了一场歌会,23点50分时用一首没唱完的“我心永恒”为歌会画上了句号。
另有未证实准确性的消息称,3V在夜晚发布通知,即日起南方参战人员只在南方克隆,全凭自愿参战。

蓝色联邦再次进驻0.0地区

作为前西联成员的蓝色联邦,在2012年7月初因各种原因退出西联和0.0地区后,在盖仑特低安地区蛰伏了一年多。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默默无闻,似乎已经日渐式微。

近日却传出该联盟会再次进驻0.0地区。地点位于宇宙最新的焦点地区——南方地区。结合“戴老板”在EVE吧的爆料,本次蓝色联邦可能会进驻南共和TGA之间的缓冲地带,作为两大势力之间的缓冲,守卫其中一方的大门,为该方赢得战略、战术的回转空间。

另据不确定消息,本次蓝色联邦将会和TGA合作,对抗RAC和COA。

复仇者与奥德赛·序·被遗忘的枢纽

〖当地时间晚上 9 点·位于某古老的空间站内的酒吧〗

光线稍显昏暗,让人难以对酒吧的格局一目了然,但若凝神注目一阵,也恰好能看清形形色色各路过客。不过想再得寸进尺一些,恐怕不亲自去做点什么就不行了。微妙的距离正适合人们互相敬一杯陌生的酒。

谈资和故事在这种环境里出现的几率,大致上和夜半灯柱阴影中的变态差不多。

来自天南地北的酒精依赖症患者们散布在酒吧各处,横七竖八,说不清究竟是否还清醒,非得说的话大概更像一群安逸的蟑螂。

有些人拿着杯子若有所思,杯中的玉液似乎尚未被品尝过;

有些人一面灌着马尿,一面语无伦次地向身边的人滔滔不绝地诉说来源暧昧的流言;

有些人百无聊赖地倚在垫子上用 NEOCOM 终端玩《愤怒的矮脚鸡》,看样子已经砸死了不少猪;

也有人两两结对玩着据说是从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海战游戏——当然,这种时候不可能缺少围观群众。

酒吧似乎永远被固定在这闲得发慌、无聊到爆炸的氛围中。它身上被插满了名为提不起劲的钉子,因为不管怎么说,矛盾产生动力,连冲突都没有的地方自然没有什么正经事可做。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所以其实生命大都还是喜欢骚乱的。

但是这里毕竟是在伏尔戈,虽然已经沦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孤单角落,统合部还没有打算放任一群古惑仔在大街上当众开片儿。尽管那样做强身健体,活血化瘀,位置够准还能治个痔疮,但是这里是伏尔戈,高安区域不容忍非法斗争。所以骚乱的花只能在一些人心理悄悄发芽,让他们把纸牌抓得更紧,却依然不能打破这个酒吧嘲杂的宁静。

直到门口发出并不算响亮、但偏偏被所有人捕捉到的蜂鸣声。

短暂的机械噪音之后,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这个小小的异变多少使得个别还算清醒的家伙放下了手中的事情,他们抬起头看看,随后又低下头去:“噢,这张脸……没怎么见过。”打开一扇自动门也能被所有人注意到,该说果然是因为声音太过陌生好呢,还是这里已经真的已经闲到没救了。

某些人对这个面孔产生了轻微的兴趣,但是表现在脸上就又太过愚蠢。他是来做什么的?虽然他打破了小酒吧里长久的和谐,但很明显大家也不是那么在乎这玩意儿。

生面孔似乎有些紧张。他没有摘帽子,也没有掸掉大衣上细小的水珠,搞得发梢一缕一缕黏在脖子边,考虑到这个空间站完全不够浪漫的人工降水系统年久失修,一身锈水多少显得不太体面。男子环顾酒吧四角,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一张进行着海战游戏的小桌子上——确切地说,他关注的是在这张桌子边的几个人。

在他背后的另一桌醉汉堆里,有人瞥了一眼窗外,然后似乎轻轻地点了点头,继续将心思放在和对手的对战上。

“投了吧,这场演习你赢不了的。”

“我6BB打不掉两条潜艇你这不是逗我?”

“夏亚都说过打不中你就是个P为啥不明白捏……”

“啊只有我没有长门陆奥雪风金刚榛名加贺飞龙么……”

“明明这边正在撸大海战,你们倒是真敢毫不客气地在旁边刷舰娘啊喂。”

“啊,舞服又猫了……”

一群闲人毫无意义的吵闹。

但生面孔似乎作出了决定,他以迅速而安静的脚步穿过一张又一张桌子,站定在这群人面前。一个大叔脸抬起头来看着他,脸上贴满纸条。

陌生人突然觉得自己领子有点紧,但他还是压着嗓子开始说话。

“……帮帮我,有人来砸我们的场子了。”

(待续?)